关闭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吧:
新浪微博 人民微博 微信
学校主页 新闻首页 科大新闻 部门动态 学院广角 图片新闻 媒体科大 视频新闻 科大人物 科大故事 尚德评论 科大之声

您的位置: 首页» 科大人物 >>正文

我校学子隐姓埋名捐献造血干细胞

时隔3年供患双方隔空真情对话

日期:2014-10-08 | 来源 :党委宣传部 | 作者: | 阅读次数:

  6月27日,天津日报刊发题为《亲,你在他乡还好吗?》一文。文章介绍说,我校08级学生何伟(化名)在大三期间,曾作为志愿者为中华骨髓库捐献造血干细胞。2014年6月19日,被捐献者向天津日报求助,寻求救命恩人。现将报道全文转载如下:

  “你好,你们日报有报道2011年10月18日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捐献者吗?我一直在寻找他,找不着他,他是我的恩人,我移植快三年了,想当面感谢恩人!还有也是想让他知道,他三年前的一次善举挽救了一名白血病患者,挽救了一个家庭,他捐献的对象恢复得很好。”

  本报法人微博“@天津日报”6月19日一早收到一位名叫“@春香妈妈”的网友发来的私信。

  据此,记者翻阅了2011年10月18日前后本市的报纸,未查找到任何。随后,记者又通过市红十字会联系到中华骨髓库(中国红十字会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希望帮她圆“谢恩”的心愿。然而,按照中华骨髓库的相关规定,根据国际惯例,为保护供患隐私,不得以任何形式向彼此透露对方信息。如非特殊需要,造血干细胞捐献和移植的供患双方不能联系见面,供者信息也须保密。

  “@春香妈妈”当面谢恩人的愿望落空了。记者几经辗转,终于通过书面方式采访到了当年为她捐献造血干细胞的何伟(化名),于是有了这场远隔千里的、爱的对话:“我很好,你在他乡还好吗?”

  患者“@春香妈妈”:

  救我全家的你,现在可好

  “@春香妈妈”的本名叫朱春香,江苏南通人,2011年2月被确诊为NKT淋巴瘤4期。那年她28岁,是一个2岁女孩的妈妈,是家族企业的继承者。全身浮肿,发烧到40度,连呼吸都困难。从老家南通的市附属医院,到江苏省人民医院,再到上海、北京……所有的医生都只有一句话:“找到合适的供者,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术。”

  这是一场拼财力拼毅力也拼运气的“战斗”。亲妹妹与她配型不成功,江苏省人民医院向中华骨髓库发出了求助。“茫茫人海,真的会有与我配型成功的人吗?他在哪?”朱春香说,因化疗等痛苦难以入睡时,她几乎整夜整夜地默默祈祷。

  化疗挨到第六个疗程。医生带给她和全家人一个巨大的希望:远在天津的一位志愿者与她配型成功。2011年10月18日,朱春香成功进行了造血干细胞移植术。然而这一重生日,留给朱春香的记忆却是模糊的:彼时她已住进舱内,与家人外界隔离;在恒温26℃的环境中盖三条被子,牙齿仍然打战;术后排异严重,满嘴是血溃疡,接着掉头发……但在这痛苦又模糊的记忆中,朱春香却清楚地记得医生说,那位志愿者捐的量足够了。那时的朱春香只剩84斤,“一定是怕我手术中间不够用,所以他捐了那么多……”

  2011年年底,朱春香成功出舱,5个月后停药。此后每次复查,各项指标都恢复正常。如今她回到父亲的企业做会计,每天为家族生意忙碌,为丈夫女儿操持,日子充实幸福。

  从能坐起来上网的那天起,朱春香就凭着仅有的线索,寻找那个自己身体里流着他血液的陌生人,“男,1986年生人,2011年10月18日在天津捐献”,网上搜寻,医院求助,甚至打电话给中华骨髓库……直到找到天津日报法人微博,她知道,与那个小她三岁的“弟弟”见面的愿望,可能很难达到了。但朱春香觉得无论如何,得通过媒体对“亲人”深深鞠躬致谢:“谢谢你,救了我全家!我很好,你现在一切还好吗?”

  为“@春香妈妈”捐献者:

  我站交警示范岗,又黑又帅

  2008年何伟(化名)考入天津科技大学,入校不久恰逢中华骨髓库到高校做宣传,他和室友便一起报名当了志愿者。2011年8月,他接到了“配型成功”的通知。

  “说实话,当时有点懵。我正准备考公安大学的研究生,复习得热火朝天,都忘了自己还进行过初筛。”何伟毫不避讳当时的心境,“家里人和身边的同学朋友都不太支持我捐献,我自己也挺犹豫。毕竟是关键时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身体。”何伟修读了法学第二学位,并为自己定下了公安大学研究生的目标。考研,关系着自己未来的前途,可真要为此放弃捐献吗?

  一边是可能的前途,一边却是几乎肯定的生命的流逝。孰轻孰重?经过多次沟通,何伟最终征得家人同意,签署了捐献志愿书。不过,关于捐献的具体日期,何伟却记不清了,“那段时间实在太忙了,在医院住了5天就心急火燎地出院,继续复习考研了。我只记得提前注射了动员剂,真正捐献过程有4个来小时,按照采集要求,捐献了一定量的造血干细胞。出院后身体有点虚,不过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在转年1月份的考研大战中,他以几分之差落榜——他说,是实力问题,与捐献无关。天性乐观的何伟,在2012年10月又参加了某省公安系统公务员考试,并顺利通过了笔试、面试、体检和体能测试,在2013年6月正式成为一名交通民警。

  “你看,我体检、体能测试都过关,身体情况非常好!”现在的何伟在执勤的日子,每天要站岗7小时,他所在的岗楼是交警示范岗,“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努力工作,把示范岗站好。我这三年过得怎么样?都挺好,就是站岗晒黑了点,不过依然很帅!”

  根据规定,何伟没有问受捐者的任何情况,一句“希望每个人都健康安好”,表达了他的心声。


精彩栏目

{SubSpListDiv_3}
{SubSpListDiv_4}
{SubSpListDiv_5}
{SubSpListDiv_6}
{SubSpListDiv_7}
{SubSpListDiv_8}
{SubSpListDiv_9}
{SubSpListDiv_10}
{SubSpListDiv_11}
{SubSpListDiv_12}
{SubSpListDiv_13}
{SubSpListDiv_14}
{SubSpListDiv_15}
{SubSpListDiv_16}
天津科技大学新闻网由党委宣传部主办 津教备0011号 津ICP备11001142号
Copyright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Email:xcb@tus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