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吧:
新浪微博 人民微博 微信
学校主页 新闻首页 科大新闻 部门动态 学院广角 图片新闻 媒体科大 视频新闻 科大人物 科大故事 尚德评论 科大之声

您的位置: 首页» 文艺荟萃 >>正文

你的血管里没有流着贵族的血液

日期:2014-10-08 | 来源 :天津科技大学常春藤网站 | 作者: | 阅读次数:

   我出生在1994年的深秋。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里。我亦是一个平凡的女孩。江西省丰城市一个不知名的小镇——尚一矿是我上初中前的全世界。是我长大的地方。

    童年的记忆是模糊的。在我5岁那年,因为矿里的很多企业裁员,双双下岗的父母一起远走他乡,在外地打工,供我读书生活。很多年以后,我知道了原来我就是所谓的“留守儿童”。他们一走就是十年,到我中考的那一年,他们回来。可是,我并不觉得留守儿童有什么太特殊的地方。尽管和父母远离,但是他们的爱,我从来都不陌生。在远离父母几千里的地方,在奶奶,外婆等亲人的呵护下,我还是健健康康地成长起来了。

    在我最开始记事的时候,我是一个顽劣且让老师头疼的孩子,年幼时没有太多的是非观念,骂人打架使坏上课做小动作,凡此种种,层出不穷。可是,有一点是不变的,那就是我的学习成绩,是一以贯之的优秀。也许也就是因为这点,很多老师才对我格外宽容。


    小学时年少,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么喜爱学习,尽管做的还不错。及至上了初中,校门口两行金光闪闪的大字“学习改变命运 知识成就未来”让我突然就像茅塞顿开一样,开始狂热地爱上了学习。人生在某一刻,是会产生顿悟的。也许是在倚靠在月光下一棵孤独的树旁,也许是看着一朵不知名的花在狂风暴雨中徐徐绽放,再或许 是其他的什么,人生中毕竟有很多这样的时刻。我初中的成绩非常,怎么说呢,辉煌。因为小学毕业后并未参加任何一所初中的选拔考试,所以我的初中是一所“其貌不扬”的学校。

    但是,尽管我初中的学校没有多好,可因着我对学习的那份热情,一路奏着凯歌我还是顺顺当当地来到了高中。2009年,我以全市第25名的成绩进入市里最好的高中——丰城中学,开始了我难忘的高中三年。有人说:“不拼不博,人生白活;不苦不累,高中没味。”也许这是对高三生活的集中写照。还记得那一年,我们头顶着月亮去上早自习,晚上出校门的时候头顶已是漫天繁星。那时候,下课吃饭也是一路小跑,就为了省那几分钟,而那几分钟积累起来却又是相当地可观。那是一段可歌可泣的岁月,至少对每个认认真真经历过高三的人而言,是这样。那段日子,感觉自己离梦想特别近。似乎就一个伸手的距离。


    关于那段岁月,人生中不再有的锦瑟年华,可以说的有很多很多。但是我们向来有一个传统,那就是败者不言勇。我高考时并没有考好,所以关于我的高三回忆到此为止。只有成功者历经的挫折磨难才是可以拿出手的谈资。而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知道了并不是什么都可以像录音带一样,若挽留若觉得可惜,还可以倒带回去,再听一次,再欣赏一回。人生中的很多事情,是不可复制的独一无二。在我高考前夕,外公脑出血,一下就失去了语言能力,瘫痪在床。母亲为着这事,已经哭过好几次。而我高考失利,不再具备复读的条件。母亲要去照顾外公,我们家的经济能力也不愿意让我再重来一次。

    也还是有不甘的。可是不管怎样,我来到了这里,天津科技大学。如同过去的十七年,我不曾放纵自己。大学在我面前展开了一个更为广阔的世界。我仍旧是一个心怀梦想,对未来憧憬也会为之努力为之拼搏的女孩。我不怕苦,不怕累,不过前路有多大的波折与磨难,不过是一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就索”罢了。

    也说不清是什么时候我终知道了这个世界从来就是不公平的。而很多不公平从出生时就已注定。有些人衔着金钥匙出生,他们的降临举世瞩目,比如说剑桥公爵刚出生六个月的儿子乔治王子,不久前去澳大利亚进行了“尿布外交”;比如说“爸爸去哪儿”里五个明星家庭的孩子,他们在电视银屏上的喜怒哀乐被原原本本地展现给大众,成为令人津津乐道的话题;而有些人的头顶上却从来没有一块完整的天空,没有一方能遮风挡雨的墙壁,没有一个坚实的怀抱,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家,他们的生活伤痕累累。虽然,更多的芸芸众生则是默默地生,默默地死。


    这么说并不是在抱怨什么,也没有自怨自艾。只是客观地分析一件事情,陈述事实。就如前文所说,我是一个平凡的女孩。我的人生,不会依赖谁,未来的路终究要靠自己走出来。幼年时,由于父亲从事的是井下作业,属于危险职业,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按照国家的规定,是允许生第二个孩子的。可是由于经济条件的限制,父母并没有给我一个弟弟或是妹妹。

    我从初中开始受到了社会上好心人的捐助,到高中再到大学去年得到国家三等助学金,一路走来都得到过很多人的帮助。很多帮助我的人我至今都不知道他们是谁,可是这并不妨碍我对他,对他们,所有那些帮助过我的人,心怀感激。这样的关怀,成了萦绕在我心头的牵绊,有时候,也许就是因为这许许多多美丽的牵绊的存在,所以人才会对社会有一种更高的投契感吧。才会相信这个社会终究是美好的吧。所以才会让我下定决心将来也要做一个有能力回报社会的人,去帮助更多的需要爱与关怀的芸芸众生吧。

    我今年19周岁,而我的人生,还有很长。努力过好每一天,就像1.01^365与0.99^365的区别一样,就像凌晨四点的哈佛图书馆带给我的震撼与冲击一样,生命不息,奋斗不止,越努力越幸运,我坚信时光会把我变得更好

 


精彩栏目

{SubSpListDiv_3}
{SubSpListDiv_4}
{SubSpListDiv_5}
{SubSpListDiv_6}
{SubSpListDiv_7}
{SubSpListDiv_8}
{SubSpListDiv_9}
{SubSpListDiv_10}
{SubSpListDiv_11}
{SubSpListDiv_12}
{SubSpListDiv_13}
{SubSpListDiv_14}
{SubSpListDiv_15}
{SubSpListDiv_16}
天津科技大学新闻网由党委宣传部主办 津教备0011号 津ICP备11001142号
Copyright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Email:xcb@tus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