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吧:
新浪微博 人民微博 微信
学校主页 新闻首页 科大新闻 部门动态 学院广角 图片新闻 媒体科大 视频新闻 科大人物 科大故事 尚德评论 科大之声

您的位置: 首页» 文艺荟萃 >>正文

大唐红颜赋

日期:2013-12-20 | 来源 :常春藤网站 | 作者: | 阅读次数:

    高阳说:“据说,释迦牟尼了悟的那棵菩提树,前生是一个爱他的女子……辩机,希望来世,你可以成佛。”

     这个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公主,唐太宗李世民的女儿,一代名相房玄龄的儿媳,无论表面上有多么的风光,心里却是寂寞的,直到,辩机—— 一位僧人,的出现。

     一段不被祝福的感情,一份黑暗里的心心相印,一曲悬崖边的绝舞,美丽孤独,却终是逃不了,宿命的结局——阴阳相隔,生死两望。她以为凭借父皇的宠爱,她能救自己所爱之人的性命,可是她不明白,身在皇室,享受了一般人没有的尊荣,自然也要承担起皇室子女的责任。而她的所作所为却令皇室蒙羞,纵使她的父皇再疼她,又能如何?他绝不能容忍她触犯他的底线。

     他不仅仅是她的父亲,他还是全天下的霸主,他是帝王。也许是明白,也许是绝望,所以在父皇去世后,那个深深影响她整个生命走向的人去世后,那个在她的生命中曾非常疼爱她的人死去后,她奔丧时会滴泪全无,甚至于后来公然参与到谋反活动中去。她的一颗心,她的少女情怀,她的明媚活泼,她对于生命的热情与渴望,该是在辩机死之时便全部耗尽了罢,之后的岁月于她只不过是漫长的牢笼罢了,能早日解脱不也很好?风过,光秃秃的枝桠,支撑着一岸的孤寂。

     上官婉儿说:“这大明宫的月色,真让人又爱又怕……不过,纵然只是一枚棋子,婉儿的心,从头到尾,只忠于女皇一人。”

     武则天,至尊红颜。女皇的统治代表着一个时代,一个女性地位大大提高的时代。十四岁那年初进宫中,母亲担忧,看着接她进宫的马车,潸然泪下。她却回眸,嫣然一笑,道:“见帝王焉知非福?”她的一生,也是这大唐红颜中颇富传奇色彩的一人。14岁入宫,26岁被迫栖居寺院,32岁被立为皇后,60岁执掌大权,67岁称帝,别号则天,78岁重返大明宫,这是唐高宗临死之前念念不忘的,82岁去世。在帝王中她是高寿的。唐高宗共有十二个子女,其中武则天所生占了一半,自她回宫,高宗的后六个子女皆她所出。她受宠爱的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风光的背后不是沧桑就是肮脏。于她,二者兼有。有手段,有谋略,够狠,够果断。亲手掐死尚在襁褓中的女儿,毒杀已被立为太子的亲生儿子,她的孩子,一个个被她杀的杀,流放的流放。连最后侥幸活下来的儿子,都已被折尽了锐气,龟龟缩缩,终其一生,纵然得到了皇位,也无所作为。连对自己的子女,武则天都尚且如此狠辣,对王皇后,萧淑妃她又怎么会留情呢?无怪乎萧淑妃说:“阿武妖精!若有来生,我愿转世为猫阿武为鼠,我要活活将她喉咙咬断!”汉高祖刘邦的皇后吕后也够狠也有谋断,可是最起码,在她的一生中,她有真心爱着的人真心想保护的人——她的一子一女汉惠帝刘盈和鲁元公主。

     可武则天,这样相比较之下,似乎显得非常不近人情。但是,最近对宫廷生活有了一定的了解之后,我知道,人在宫中,是真的有很多的不得已,否则怎么会有“宫门一如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的说法?能从后宫三千中脱颖而出并活下来笑看风云的人都是人物。只不过历史留给女子的空间总是狭小,很多女子哪怕身居高位,成为了皇后,也只是在史书上留下了自己的一个姓氏,连名字都没有。她们都是寂寞的,如斯寂寞。无怪乎流潋紫会在创作《甄嬛传》的初衷中说到是想唤起人们对那些宫廷女子的注意。

     女皇临死前,告诉自己的子孙,她离世之后,去掉皇帝的封号,以皇后的名义葬于乾陵,与高宗李治合葬。对武媚娘来说,李治始终是她感激和深爱的人,没有他,就没有她。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咫尺朝堂飞扬凤翼,何曾负,盛世名,河山意。无字空碑向晚长立,待青史,书功过,斟浮名。功过自有后人评说,她不在乎了。即使后人未必客观,就像在大多数人眼里,唐高宗李治碌碌无为,但其实作为李世民选出来的接班人,他是个有作为的皇帝,他延续了贞观之治的辉煌。在他统治期间,大唐的版图扩大到了葱岭以西,他却是一位被后世忽略了的伟大帝王。

    梅妃说:“长门镇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明珠千斛又算得了什么?江采苹所求的,从来不是这些。”这个来自江南的才情女子深沐在唐玄宗的宠幸中时,绝不会想到上元灯节对一个女道士太真的调笑,会断送自己的后半生。当当年那个默默不起眼的道士转而成为大唐最受宠爱的贵妃时,当她骄傲地站在自己面前时,她似乎已能预见自己日后的结局。世事无常,又有谁能提前知晓呢?

    面对唐玄宗的明珠,她低调地选择了拒绝,未必是恨,但这么多年,她累了。容颜未老爱先绝。如果说,往事能下酒,回忆便是一场宿醉。往事,不提也罢。她望向繁花盛开的世界,固定缺席,她的心开始下雪,湮灭了迷茫,骄傲与哀痛,当一切归于寂静时,世界突然变得清亮明朗…..

    杨玉环说:“陛下曾许臣妾三个愿望,如今,这第三个愿望……就请陛下赐臣妾一死吧!”他们的爱情,尽管遭时人诟病,但并非世人眼里的一厢情愿。穿越千年,我愿相信,他们是真的彼此有情。共同的兴趣爱好,那一曲霓裳羽衣曾动京华,执手诉情深。

    历史上很难再找到一个如唐玄宗般矛盾的人,在前半生他英明而果敢,一手缔造了开元盛世;可中老年后,他却完全放弃了一个帝王的责任。古来圣贤皆寂寞,那些帝王们,封建王朝的最高统治者们,尤其是为了国家呕心沥血尽心尽力的帝王,他们更加的寂寞。唐玄宗怕是再也不想那么高高在上,他对权力已然厌倦。这位帝王,他只想找一个人,好好地疼,好好地爱。有人曾说过,宠而不爱是对女子最大的侮辱。身为帝王,拥有后宫佳丽三千,宠爱女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可是爱情,于他们而言,却无比奢侈。很多帝王,终其一生,都遇不上自己心心念念真正爱着的人,因为他们的身份,因为身边人的欲望,因为女人太多就很容易流于滥情。

     所以有这样的说法,帝王情,譬如朝露,最后的结果也只是记青史,一笔风流。古来的帝王在感情的世界里,绝大多数都是寂寞的。而唐玄宗,何其幸运,他终于遇上了这个难得一遇的女子,唐玄宗,又何其不幸,他居然遇上了这么一个女子。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他们初遇时玄宗已56岁,而玉环,只有22岁。可年龄的差距似乎也不成问题。他们终于还是相爱了,在世人的眼里,在后代史官的笔下,他们轰轰烈烈地相爱了一场。只是曲终人易散,霁月难逢,他们终究抵抗不了的,是命运。

    中国历朝历代都出现过因姿色而弄权的女人,但是杨贵妃不在其中,她对权力从未产生过兴趣。所以,她的结局,格外令人怜惜。 
    扬眉入宠,顾盼倾国亦倾城;
    临风待月,几番温存含笑问;
    陌上花开,谁念缓归眷春深;
    宛转蛾眉能几时?
    零落成尘,却见燕雀犹自悲黄昏。

    穿越岁月沧桑,一个着緑罗裙的女子袅袅婷婷地向我们走来。初见面时,他笑问她:“你叫什么?”彼时尚不解人事,她笑回:“我是绿珠。”又很是好奇地问了一句:“你是谁啊?”那男子微微一笑:“石崇。”

    有时候我会想,石崇或许是真心喜欢绿珠的,否则也不会在权贵索要她时勃然大怒,慨然说:“绿珠吾所爱也!”甘愿得罪对方,惹来家破人亡的下场。家妓数百的他,毫无疑问是万花丛中过,也从来没有做到绿叶不沾身。在世人的眼里,或许他就是一位逢场作戏的花花公子,相信绝大多数人对他并无好感,林黛玉更在《五美吟》中为绿珠写了一首诗:“瓦砾明珠一例抛,何曾石尉重妖娆?都缘顽福前生造,更有同归慰寂寥。”这位“心似比干多一窍”的林妹妹也认定石崇对绿珠并无多少真心,她给予绿珠的是自己的同情。

     只是每当回想起绿珠的这个故事时,我仍旧固执地相信,他们有情。如若不爱,何至于此?有人说,这世间矢志不渝的爱情分为两种,一种是在游戏人间后终于得觅真爱,另一种便是从不轻易动心,无论外界环境如何,始终洁身自好,但一旦心动,便是一辈子。石崇无疑不是第二种,可我愿意把他归属到第一种。因为我相信,绿珠是那么美好的一个女子,她值得石崇为她付出,她也从没辜负过石崇的感情。白驹过隙,沧海桑田,属于他们的历史早已被风干,只是每当想起,我想,我窥破的是这倜傥风流的富家公子在风月中的一点真心。只是,还有那许许多多的女子,便毫无疑义地沦为了他的玩物,是可随意轻赠的物件了。

    还有一个女子,是很多闺中女儿的梦想。不是 “生男毋喜,生女毋怒,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拥有着一步登天际遇的汉武帝的皇后,也不是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的杨贵妃的奇遇,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子,拥有很普通的幸福。她是——莫愁。高中学诗,念李商隐的《马嵬》“如何四纪为天子,不及卢家有莫愁。

    ”那时候知道,莫愁“十五嫁为卢家妇,十六生儿字阿侯。卢家兰室桂为梁,中有郁金苏合香。头上金钗十二行,足下丝履五文章。珊瑚挂镜烂生光,平头奴子提履箱”,以为这样的生活也已算得上是完美,富贵人家,锦衣玉食,又有了自己的孩子。可是,现在我却知道了,诗的末尾是“人生富贵何所望,恨不嫁与东家王”。原来,原来,莫愁也有自己的伤痛。就像甄嬛传中的嬛儿,纵然后宫权势倾轧之下成为了最后的胜利者,一步步登上那孤独的顶峰,成为至尊的太后,可是午夜梦回,她永远也忘不了,凌云峰上,她一生中最纯粹静好的时光。然而,却再也,再也回不去了。

     大唐值得我们记住的女子还有很多很多,薛涛,鱼玄机,红拂,…..

    那是中国历史上最为辉煌的一个朝代,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一个大师辈出的时代,瑶台宴罢,红袖掷诏题, 盛唐文章落如雨;一个女性受到的束缚极少的时代,爱君笔底有烟霞,自拔金钗付酒家…….于是在这样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不经意地,我想起了那些,女子,大唐的红颜。穿越时空的隧道,再去追寻她们的,音容笑貌…..
文/常春藤 靓嫱

精彩栏目

{SubSpListDiv_3}
{SubSpListDiv_4}
{SubSpListDiv_5}
{SubSpListDiv_6}
{SubSpListDiv_7}
{SubSpListDiv_8}
{SubSpListDiv_9}
{SubSpListDiv_10}
{SubSpListDiv_11}
{SubSpListDiv_12}
{SubSpListDiv_13}
{SubSpListDiv_14}
{SubSpListDiv_15}
{SubSpListDiv_16}
天津科技大学新闻网由党委宣传部主办 津教备0011号 津ICP备11001142号
Copyright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Email:xcb@tus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