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吧:
新浪微博 人民微博 微信
学校主页 新闻首页 科大新闻 部门动态 学院广角 图片新闻 媒体科大 视频新闻 科大人物 科大故事 尚德评论 科大之声

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科大 >>正文

DV让我们长大

日期:2004-06-10 | 来源 :宣传部 | 作者: | 阅读次数:

 斜阳灿灿的下午。天津美术学院。一天的课程结束。
    学校多媒体阶梯教室即将播放由天津美术学院、科技大学和南开大学同学拍摄的6部DV影像片。几个女生提前占座,她们吃着面包,显然为了占座,取消了晚饭。人流涌入,能容纳200多人的阶梯教室顿时爆满,连走道也坐满、站满了人。
    几个表情从容的男生,一直在大屏幕前忙着,他们就是这次展播中重头作品的主创人员。为了让大家记住,他们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蓝墨水工作室。
    "蓝墨水"印象
    刘青,策划兼制片,天津科技大学艺术设计专业。主意多,少年老成。
    王宁,执行导演兼作曲,天津美术学院国画专业。不露声色。
    张霆,编剧,天津美术学院油画专业。永远是若有所思。
    朱岩,摄影,天津美术学院油画专业。出力多,说话少。
    荆智勇,后期制作,天津美术学院油画专业。帅哥,但自己似乎没有意识到。
    参加本次巡展的作品有:《鸡蛋灌饼》、《猎狗抓兔》、《大伙》。三部片子已经制成VCD光盘,取名为《蓝墨水工作室独立影像作品第一集》
    初衷就是玩
    两年前,有个同学家里买了一部数码摄像机。大家觉着很好玩,于是张霆弄了个小剧本,和荆智勇、刘青几个人玩着拍了个片子,取名《规则》。故事说的是:一个男孩爱上了一个美丽的少女,他不停地奔跑、追赶,但是冥冥之中总有一股巨大无形的力量在阻止着他。当他决定不再追赶那个女孩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后有另外一个美丽的女孩,在他追前面女孩的时候,她却在奔跑追赶着他......这个随便拍出来的小片子居然在一个叫"品尼高数字视频大赛"上得了三等奖。评委认为,这个小片子自然、飘逸,有如同朦胧诗般的美好意境,能够运用影像语言,使观众体味到豆蔻年华的少男少女对绚丽爱情的无限憧憬和起伏柔美的万般思绪。处女作意外地被认可,给了这群男孩极大地鼓励。于是,他们清醒起来,认真起来,在认识到DV所具有的极大魅力和独特审美趋向的同时,也认识到了自己在影像艺术方面所具备的悟性和潜质。就这样,他们把拍DV片作为一个正事干了起来。在很短的时间里,他们对DV影像艺术就有了自己独特的感悟。张霆认为:"影像艺术不仅要通过镜头、场景、语言的运用来展示作品的风格和流派,影像艺术更应该去探寻和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首先去描述他的性格,接着是展现
    他的思想,最后是反映他的精神,让人们感受到一个崇高意义的存在。"
    4月25日,由南开大学、科技大学、美术学院等部分同学发起组织的"首届天津市大学生原创DV作品展播(巡展)"在科技大学拉开帷幕。这个完全由学生自己搞起来的活动,受到了广大学生的极大关注。目前巡展已经在科技大学、南开大学、美术学院举办,下一站将在天津财经大学举行。这次巡展的主要作品有:《螺母》、《空》、《无题》、《鸡蛋灌饼》、《猎狗抓兔》、《大伙》等。
    张霆和他的《鸡蛋灌饼》
    张霆,天津美术学院油画专业三年级学生,《鸡蛋灌饼》的编剧,蓝墨水工作室的核心人物。《鸡蛋灌饼》用一种与同龄人不太相同的视角,记录了一个外地来津谋生人的故事。
    两年前,学校大门口出现了一个做鸡蛋灌饼的摊子,一块钱一套,加个鸡蛋一块五。张霆吃了,觉得挺好,便每天早晨买一套。时间长了,他和摊主孙叔熟了,并成了朋友。孙叔是河南驻马店人,三十多岁。张霆经常在孙叔的摊子旁坐下,一边吃灌饼,一边看孙叔做灌饼。看着孙叔忙碌的样子,看着那个装钱的小木盒,一元的人民币在一点点长高,张霆的心里总是泛起一种奇妙的感觉,是为孙叔高兴,还是为孙叔伤感?张霆也说不清。不过,把孙叔的故事讲给大家的创作冲动由此产生。孙叔的妻子身体不好,有一阵病的很重,全身不能动,也说不了话,只能木头似地躺着。孙叔只好收了摊儿,在家照顾妻子。孙叔的家是租来的一间小屋,低矮,破旧,除了住着一家三口,还要存放做灌饼用的面粉、炊具等。为了给妻子看病,孙叔花掉了所有靠灌饼赚来的钱。妻子的病有了些好转,孙叔又出摊儿了。照旧是那个时间,那个地点,照旧是一块钱一套。在孙叔那个蜗居小屋里,张霆去喝过一次酒。他和孙叔边喝边聊。让张霆感到意外的是,每天重复着一个动作、要做几十斤鸡蛋灌饼的孙叔,居然有着那么细腻的感情和那么坚定的理想。他对妻子充满了怜爱和担忧,期盼她快快好起来;他对儿子赋予了极大的希望,要让他
    上学,上大学,将来有个好工作,过上好生活,娶个好媳妇。
    DV片《鸡蛋灌饼》记录了孙叔,他的叫卖,他的小屋,他看妻子的眼神和他酒后的真言。
    "在孙叔面前,你有什么感觉?"
    "有过优越感。而现在没了,有的只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感叹。"
    "你的父亲也是搞艺术的,他看了这个片子是怎么说的?"
    "我爸很少表扬我,他总能给我挑出一些毛病。不过,他看了这部片子流泪了,他的那些四十多岁五十多岁的朋友,不少人也掉了泪。"
    "他们被片子感动了?"
    "我想不全是,他们的泪可能更多的是因为我们---一群混沌的小子,终于懂得了生活的艰辛。"
    在最近的一篇论文中,张霆这样写道:"DV交替着影像和现实之间的真实,使观者强烈地感到影片不只是创作出来的艺术品,也是每天发生在你我身边的生活现实。每个人都有适应自己的一种生活轨迹。我们所听过、见过、感动过、思考过的,一切都对我们起了作用。"
    说自己的《大伙》
    蓝墨水的另一部片子叫《大伙》。它是蓝墨水全体成员现实生活的缩影。片中的人物都由他们自己来演。观众们可以看到,"蓝墨水"里无论策划、编剧,还是摄像、作曲,他们个个都是出色的演员。比如有一个长镜头是人物从被窝里爬起来,迷迷糊糊地去卫生间,由荆智勇来扮演。他睡眼惺忪,穿着个大裤衩,趿拉着拖鞋,一步一晃,那样子把剧情所要表达的人物当时的状态诠释得淋漓尽致。在"蓝墨水"中,他担任后期制作。小伙子长得很帅,大高个,长头发,加之在表演上所达到的自然、松弛的境界,不禁让人问起他:"你怎么没去学表演?"
    《大伙》在拍摄上进行了一些尝试,如采取只规定场景和场景中主要人物对话大意,而不规定台词,由演员自主发挥,这样有可能抓住偶然迸发出来的闪光点。
    可能正因为是演自己,片子所反映出来的人物内心世界非常真实。比如有一场是他们所有的人坐在一个厅子里,他们对自己在拍摄DV中所付出的代价发生了质疑:"咱们这样做对不对?"这段表演其实不是表演,是他们戏里和戏外内心矛盾的真实写照。他们不肯对家长说,也不肯对老师说,但是,在DV镜头前,他们说了出来。
    把DV进行到底
    "我们有过迷茫和心里发慌的时候",他们这样说。由于拍片,他们有时会耽误画画。在意识到自己已经两天没有摸画笔的时候,他们会感到一阵紧张和心慌,不禁问道:"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但是最终他们坚持了下来。正像他们描述的那样:"每一个计划的实施,每一部片子的制作和完成,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次难忘的冒险,而这样的反反复复,最终又成为我们的一种生活。"他们说:"画画是我们的根本,我们的生命,我们定会死死地抓住它。但是,艺术是相通的,DV也不例外。通过拍摄DV,我们觉得自己的艺术感觉更丰富更立体了,审美空间更广阔更深远了。同时,拍摄DV又是对我们毅力和耐力的考验和历练。"
    为了给拍摄搞一些经费,他们曾经到外面去给人家拍片子,但是,始终没有赚到什么钱。有的企业在酒店里搞活动,他们被指定在某处架一个机位,忙活大半天,才能得到50块钱。为了搞这次影展,他们已经花去了一万块钱。庆幸的是,家长们都非常支持和理解他们,知道他们干的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每部片子的拍摄,都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在其他学校的同学中,有很多人就是因为没有一个具有凝聚力的集体,而使自己的DV梦无法实现。"蓝墨水",他们拥有一个相互信赖、相互依靠、共同努力的小团队。他们的默契不仅表现在片子的本身,而且贯穿于日常生活。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他们都彼此提携,不弃不离。
    在拍摄DV的过程中,他们还会遇到一系列和艺术毫无关系的事情,这是他们最无奈的时候。比如这次搞作品展播,诸如借场地、挂布标等,他们都要和以前从未打过交道的部门去接洽,一件事往往要跑好多次才能办成。但是,他们没有退缩,一个关一个关地过,一件事一件事地落实。他们相信,这一切都是对自己的磨炼,都将有益于自己的将来。
    让人欣慰的是,他们的努力受到了周围人的关注和认可。这更坚定了他们要继续做下去的决心:"我们并不只是拍些片子来自娱自乐,我们希望自己创作出来的作品是属于这个时代的艺术品。通过她,人们可以更清楚地了解自己,了解世界。"

精彩栏目

{SubSpListDiv_3}
{SubSpListDiv_4}
{SubSpListDiv_5}
{SubSpListDiv_6}
{SubSpListDiv_7}
{SubSpListDiv_8}
{SubSpListDiv_9}
{SubSpListDiv_10}
{SubSpListDiv_11}
{SubSpListDiv_12}
{SubSpListDiv_13}
{SubSpListDiv_14}
{SubSpListDiv_15}
{SubSpListDiv_16}
天津科技大学新闻网由党委宣传部主办 津教备0011号 津ICP备11001142号
Copyright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Email:xcb@tus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