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吧:
新浪微博 人民微博 微信
学校主页 新闻首页 科大新闻 部门动态 学院广角 图片新闻 媒体科大 视频新闻 科大人物 科大故事 尚德评论 科大之声

您的位置: 首页» 科大故事 >>正文

大学时光可以创造无限可能性 ——一线自媒体作家李月亮校友专访

日期:2018-09-19 | 来源 :党委宣传部 | 作者:文贺娜 | 阅读次数:

 
  李月亮,女,内蒙古人,1998-2002年就读于天津科技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现居济南。一线自媒体作家,新女性主义者。擅写情感、励志、生活类短篇,作品常被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微信公众号转载,文章近三年全网阅读量逾3亿。《父母的终极使命,是培养出适应社会的孩子》《宝贝,盼你长大,又怕你长大》等文章至今广为传播。2017年,入选中国网红榜50强。个人微信公众号"李月亮"拥有35万粉丝,日均阅读量逾7万。2017年全国微信转载榜第四名。曾出版《你受的苦将照亮你的路》《愿你的生活,既有软肋又有盔甲》《世间最美是心安》等六本书。个人作品多次入选人民日报、人民网、十点读书等出版的合集,并被译为韩语、阿拉伯语等多种语言。
 
  采访前,得知采访对象李月亮学姐不仅是位优秀的作家,同时也曾经是《天津日报》的一名资深记者。作为采访者的我,心里不免略有忐忑。然而拨通电话后,忐忑随即被学姐亲和的嗓音抚平--
 
  "你也不用紧张的,因为我在大学时期也是做过学生记者,当时也有过这样的经历,都能理解的,我们慢慢聊。"
 
  "可能我们就是这样的,前人领路,然后我们一点一点的走过来。"访谈的气氛在月亮学姐这样平和的话中变得轻松起来。
 
大学的青葱时光
 
  在美好的大学四年时光里,李月亮开始了简单而纯真的写作。那时,不论是学校图书馆里阳春白雪的文学作品,还是杂志阅览室里的生活杂志,都深受她的喜爱。
 
  "当年我总是在阶梯教室上自习的时候写一些东西,这也是我真正开始发表作品的开端。"当时图书馆的杂志阅览室里,都是一些诸如《人民文学》、《北京青年》之类的文学类杂志。在那个时候,阅读的便捷度和普及度都不及现在,月亮多数发表的文章都是从杂志上记下编辑部的地址,然后写作并邮寄过去的。
 
  "当时有一个专门的文学社叫五月扬帆文学社,我们每个月都会以大海报的形式展示那种文艺的、以文字为主、加插画的大海报,我还是五月扬帆文学社的社长。"回忆起大学时代,她仿佛就在描述前不久刚发生过的经历一般。
 
记忆里的母校人和事
 
  时光荏苒,距离月亮入读科大已近20年,回想起自己当年在科大度过的日夜,走过的校园,相伴四年美好青春的阶梯教室、图书馆、邮局,她感慨万分,记忆清晰如昨。
 
  2017年5月,月亮和舍友曾经回过一次学校。虽然此时的校园距离她离开的时候,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但学校角角落落还是充满了回忆:阶梯教室,图书馆,邮局......不论走到哪里,往事都跃然眼前。她悠悠地说道:"你一走在那个校园里,就会有'yesterdayoncemore'的感觉。"
 
  印象最深的地方还是宿舍。对她而言,宿舍是一个像家的地方。"3公寓410,我记得很清楚,那个公寓楼我们是第一批入住的。我们宿舍四个人感情很好。"说起宿舍生活,月亮有着诉不尽的温情。当时,她在上海一个青春爱情类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小小的爱情故事,128块的稿费是她自己赚来的"第一桶金",128这个数字深深地烙在她的脑海里;她用128块买了一些零食,和室友分享着她的喜悦。舍友们都很喜欢她写的故事,有时候晚上熄了灯,她经常打着手电给三位舍友读她写的故事。"读很久,她们也听不腻。"月亮的脸上写满了陶醉。
 
  月亮对很多老师印象深刻,尤其是现经济与管理学院副院长,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的徐娜老师。在她眼中,徐娜老师简直是女神一般的存在,同学们都特别喜欢她。月亮到现在为止共出了六本书,每次出书都会给徐娜老师寄一本。"还有校报的田放老师,当初能进入天津日报做记者,还是田老师建议我去应聘的。当时我记性不好,招聘会的第二天才去,找了一圈没找到,被田老师骂'你这什么臭脑子'。但田老师对我特别好,我老去她家里吃饭,到现在我们关系都很好。"
 
  那段时光中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都在潜移默化中造就了今天的月亮学姐。
 
与科大一起成长
 
  月亮1998年入学那一年刚好是科大40周年校庆,2002年毕业又恰逢学校更名,入学和毕业都可以称得上是科大建校以来意义非凡的年岁。"我们都很喜欢科技大学这个名字。"月亮笑着和我分享学校更名前的那一段时光。
 
  由于高校更名的审查十分严格,正式更名之前的一系列评估需要每位学子参与其中,评估范围也非常广,诸如学习氛围,早操打卡,宿舍内务等。每一位轻院学子都精神抖擞,在食堂吃饭时都保持着高度文明素养。
 
  "有消息说更名通过的时候,所有的同学都特别开心,魏大鹏校长激动得都哭了,参与和见证了学校这么重要的历史时刻,我们也是开心又激动。""很开心和母校一起成长,我的青春遇到了科大如此蓬勃发展的时期,真的是件幸运的事儿。"
 
文学路上的那些事
 
  从一个爱好文字的小女孩,到国贸专业的大学生,到《天津日报》的记者,再到杂志社的主编......直到今天,成为一名出版了六本书的独立写作人,她这这一路走来,既有灿烂辉煌,也有跌跌撞撞。
 
  "毕业之后我找工作分了两个方向,一个是专业方向,主要是外贸公司,另一个是报社、杂志社、出版社之类的文字工作,当时《天津日报》在南开大学有一个招聘会,但因为记错了日期,自己到天津日报人事部又跑了一趟,专门把简历送了过去,然后过了一轮一轮的笔试面试,最后在《天津青年报》做了记者。"因为这份工作,得以让月亮用很短的时间就对天津这个城市的各个面都了如指掌。两年的记者经历,虽然格外辛苦,但是在这期间,她在写作方面有了十足的成长。
 
  后来由于家庭原因,月亮来到了济南,进入一家杂志社。"杂志社都是一些老领导,给人一种政府部门老干部的感觉。但是要做成这种市场化的杂志,就不能再做成时政的感觉,就必须要有一些年轻人的元素。"月亮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工作了一年后,他就升任了该杂志社的主编,她也是杂志社史上最年轻,也是唯一一位女性主编。
 
  在月亮心中,做文字工作的人,适合有宽松的工作氛围。"我做记者的时候没有固定的坐班时间,这样的工作习惯让我对杂志社朝九晚五的工作时间有着许多的不习惯。"即便在她做了主编之后,她依然坚定地这样认为,并且从不对她的编辑做任何要求,她认为:"文字是有艺术气息的东西,规定太死人被框住思想也会僵化,五光十色的东西就出不来了。"
 
  "因为在杂志社改稿子总会对来稿有这样那样的不满意,同时工作也变得相对轻松一点,所以大概在2005年,我开始比较稳定地创作自己的第一本小说。"就这样,月亮学姐开始她的创作之路,2011年辞职后,开始专职写作,直到现在。
 
  对于今天的成绩,她并不满足,"其实我们的校友中更优秀的还很多,我也很敬佩。我当年看别人也是很崇拜,但我们都会一点一点的成长起来,你也会成为别人的骄傲。"
 
想说的话
 
  在这个篆刻了月亮几多美好记忆的校园里,我们有着和当初的月亮一样尚显稚嫩的面庞,和充满迷茫的眼瞳,我们有对当下的不敢肯定和对未来的不能确定,我们有对自己专业的或爱或厌或无感,在月亮的这番话里,或许你能从似乎是漫无天日的迷茫里,尽可能早地找到自己的方向。
 
  "有的时候我也会想,大学学的东西后来全部放下了,我并没有从事专业所学对应的职业,但其实我并不因为这件事就充满遗憾,如果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还愿意这样度过,我是满意的,该做的事情我做了,不后悔。在我们选专业的时候,很可能你的专业不是你喜欢,或者说不是你最擅长的,这时要有意识地调整,在学好专业知识的同时一定要利用这几年的时间,找到自己更喜欢更擅长的东西,包括以后读研,不要让当初在专业方面不适合自己的路延展到自己的一生,把一生都限制住,这样不值得。""同时,要自己考虑,不能总是靠父母,或者一些成功、不成功的经验,因为这些也只能起最浅层面的参考作用,而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我们自己。
 
  让月亮觉得特别庆幸的事,就是她真正的从事了一个她所喜欢的事业。她庆幸自己一路走过来,最后走到了最喜欢的路。
 
  "其实这条路是特别难的,刚毕业做记者,新闻类的写作并不包括我的创作,所以没有对自己很满意,到了杂志社,更贴近我个人的兴趣,虽然这个杂志社方方面面听起来并没有报社那么耀眼,但她确实是更是最适合我的。"其实有的时候,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
 
  对于处在现阶段的科大学弟学妹们,李月亮说道:"你们现在可能处在迷茫期,我知道那种迷茫的感觉,不知道自己要经历什么。总是要经历这个时期的,而且这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时期,在迷茫的时候你会去想,去思考,去追问很多事情,'我喜欢什么?我能干什么?这件事真的适合我吗?',反反复复去追问,这是有价值的。这是认识自我的一个特别好的时期,不要拒绝这种迷茫,很多人害怕迷茫,是因为他们欠缺这种思考,欠缺对自己更深度的了解,然后他们从事了一种职业,但是到了四五十岁的时候,到了清楚了自己要探索人生的其他可能性已经变得更加困难的时候,积压下来的那种东西一下子在精神世界爆发,他们可能会开始怀疑一切,开始想为什么我的人生我的一辈子就做了这个职业,我明明更喜欢做其他的,'年华老去,充满悔恨',自我否定,自我折磨。"
 
  月亮认为大学是一个特别好的时光,有无限可能性,"你们身上有无数个触角,你可以找到自己尤其需要将她灌溉长大的那一个,给她足够的养分,让她成长。到了大四,你会知道自己的哪个触角更强壮,你可以抓住任何一个可能,从事本专业,或是发展自己的爱好,或是考研读博,都可以,生活给了你们特别大的空间。"我们每个人都会有形而上学的追问,可能偶尔会对这些追问有种羞耻感,觉得自己可能太无聊也太无知,但其实这种追问和思考是非常正常而且必要的,不用说想出什么成果,不用想清楚,只要想,只要思考,就意义重大。"
 
  从40周年校庆,到60周年校庆,可能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是很久远的事,但对月亮来说还很近,"大学的时光真的能让我收获很多,无论是专业知识的学习,爱好的培养,社团工作,和身边同学老师甚至宿舍阿姨食堂大妈的交往,都教会了我很多。"在这20年的岁月里,科大始终在她的心中。
 
  采访记者:文贺娜

精彩栏目

{SubSpListDiv_3}
{SubSpListDiv_4}
{SubSpListDiv_5}
{SubSpListDiv_6}
{SubSpListDiv_7}
{SubSpListDiv_8}
{SubSpListDiv_9}
{SubSpListDiv_10}
{SubSpListDiv_11}
{SubSpListDiv_12}
{SubSpListDiv_13}
{SubSpListDiv_14}
{SubSpListDiv_15}
{SubSpListDiv_16}
天津科技大学新闻网由党委宣传部主办 津教备0011号 津ICP备11001142号
Copyright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Email:xcb@tus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