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吧:
新浪微博 人民微博 微信
学校主页 新闻首页 科大新闻 部门动态 学院广角 图片新闻 媒体科大 视频新闻 科大人物 科大故事 尚德评论 科大之声

您的位置: 首页» 科大故事 >>正文

大爱无私 师魂不朽

——访王开和老师

日期:2014-11-12 | 来源 :记者团 | 作者: | 阅读次数:

    三尺教鞭铸师魂,四十寒暑育桃李。曾任机械工程学院院长的王开和教授,自1970年来校工作以来,一直在我校机械工程学院工作,不管是在教学工作中,还是在教学管理工作中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教育改革中更是身先士卒,敢为人先。对待学生他谆谆教导,亦师亦友。积极带领学生做实习、搞科研,取得了一连串喜人的成绩。

    披荆斩棘 踏出一条星光大道

    1967年天津市升为直辖市,学校于次年由河北轻工业学院更名为天津轻工业学院,当时学校是五年制本科院校。建校初期学校结构还相对简单,机械工程学院是1958年建校以来就设立的三大系之一,但当时也只有轻化工机械一个专业。70年代,轻工机械又细分为机械制造及自动化和机械电子工程。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专业需求,80年代又增加了模具专业,90年代又开设了工业工程、工业设计专业,2004年合并了化工系的机械维修与制造专业,迄今为止已经增加至八个专业。机械工程学院已成为全校规模最大,招生人数最多的学院。

    王开和教授来校之时,全校师生仅有1000人左右,基础建设、师资、生源、实验设备等方面都存在很多困难。怎样解决这些困难?学校领导从各个方面逐一击破。在师资方面,由魏忠教授带队成立了组敎进修班,教授讲的很卖力,老师学得也很认真,由此为学校培养了一批优秀的老师,增强了学校的师资力量。在基建方面,由基建处和政府协商扩建的土地和所需经费问题。基建处老师多次和农民商谈,耐心劝说开导,可以说是磨破了嘴,跑断了腿。在生源问题上,学校加大宣传力度,提高科研项目水平,提高学校知名度,在扩招生源的同时,采取不盲目的态度,不仅要求学习成绩要优异,更要兼顾学生的综合素质考评。

    正如王老师所说,“60年代咱们学校属于打基础阶段,80年代我们属于上升阶段,90年代至今我们的办学向着有特色高水平迈进”。正是由于老一辈人呕心沥血、披荆斩棘,才有了今天硕果累累的科大。

    得道多助 多方抛出橄榄枝

    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国家的各项事业蓬勃发展,其中加强高校建设更是迫在眉睫。由于生源的增加,学校需要扩建,校领导决定向银行贷款用于基础建设。那是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单单是银行的利息就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学校的压力特别大。不过值得欣慰的是,为了扩大人才培养,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向学校伸出援助之手,制定许多优惠政策,替我们修建地基铺路、园林绿化养护、贷款利息减免和提供一定的入区补贴等。全校师生还在建校40周年的时候,捐资修建了祖冲之雕像。谈起祖冲之和机械工程学院,王老师说还颇有渊源,这位被同学们誉为“考神”的“祖爷爷”(在同学们中流传着一种说法:考试前,到祖冲之像前祈祷的,或是用手抚摸一下雕像的鼻子的,准能取得好成绩,最起码能够过关。为此,祖爷爷的鼻子是整个雕像最最光亮的地方),曾经设计过一些机械工具,可以说是机械的鼻祖之一吧。因为是鼻祖之一,所以,祖冲之的鼻子很有人气。

    宝剑锋从磨砺出 梅花香自苦寒来

    在当时半工半读的大环境下,学生由老师带队进工厂实习。说是实习,其实干的活儿和工人没有什么两样。白天实习八个小时,师生齐动手,晚上同学们还要上两小时的理论课,总结一天的得失,分享交流收获。在这近乎苛刻的要求下,同学们并没有气馁,而是更加努力思考、实践,动手能力极强,学生到工作岗位后得到了一致认可,可谓好评如潮。

    重剑无锋,大爱无私。

    “只要给老师一个讲台,他就会真心实意的干下去”这是王老师对教师这一职业的总结与评价。话虽朴实,却道出了教师这个职业的神圣,以及他们高尚的人格操守。1976年7月27日,王老师和徐宏福老师带着25个学生¬¬¬¬¬在唐山苗庄子实习(离唐山大地震震源只有18公里)。老师和同学共同住在苗庄子的两间小平房里,由于水龙头就在靠门的床边,早上有人起床的时候不仅会被吵醒,还会溅得一床的水,所以靠门边的床位都不受学生待见。老师心疼这些孩子们,自愿把靠门边的床位留给自己。

    唐山大地震的那天晚上,鉴于白天师生共同参与研制的织苇席样机实验成功,公社招待大家吃韭菜大饼,每人两个,在当时来说可谓是很不错的伙食了。但由于太咸,回到宿舍王老师打了一饭盒的热水放在桌上。20:00左右,工会组织去看电影,就一时把水忘在那里。看完电影回到宿舍已经12点左右了,看到前边盛好的水正好凉了,就鲸吞牛饮地喝了下去。由于水喝得太多,王老师于7月28日凌晨3:00左右就醒来,此后就没有睡着。3:33唐山发生了7.8级大地震。王老师描述道:当时屋内外就像翻江倒海一样,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以前也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儿。我叫醒旁边的几个同学光着脚丫子就冲了出去。刚出去之后里面一间房就彻底倒塌了。里边一间房间的同学被埋在了里面,也没有顾得上半分迟疑,两位老师就展开了长达三小时的营救。由于没有穿鞋和外套,身上脚上也已经是血迹斑斑。

    大家顾不得上自己身上的疼痛,一直坚持着想把同学们从废墟之下营救出来,但由于工具和资源所限,严重影响救援的进度,有2名同学因伤势过重而死亡,8名同学重伤,其余的略有轻伤。时钟已经指向6:00,徐宏福老师没有顾得上想其他的,一心想把学生们赶快送去医院治疗,为把惊魂未定的同学们安全送回学校,他看见路边正停着一辆装化肥的拖拉机(由于地震原因,路断桥塌,好多道路不能通行,司机师傅又要紧着回家看情况,因此路面上停了许多“无主”的拖拉机和汽车。)徐老师没有犹豫,当即卸掉了化肥,把伤病员安置好,拼命似地往学校赶(徐老师在东北一农学院学习期间,学会了开拖拉机。)历经整整十二个小时,夜里一点多,徐老师开着拖拉机带着同学们一路坎坷,艰难辗转到达天津北仓一农药场。学校领导也是百感交集,接到通知后迅速派车把受伤的学生送往医院。

    回忆起那段往事,王老师还能清晰地记起那日看的《渡江侦察记》、《白毛女》两部电影,依旧能准确的说出每件事的点点滴滴,王教授说,那是他在科大执教生涯记忆中最最深刻的一件事,永远无法忘怀。后来学校送还了拖拉机,并赔偿了化肥钱。

     “世界是我们的 更是你们的”

    采访到最后,王老师对同学寄语道“世界是我们的,更是你们的。我希望你们在学校能多学点知识,多接触新事物,新东西,禁得住风吹雨打”。

精彩栏目

{SubSpListDiv_3}
{SubSpListDiv_4}
{SubSpListDiv_5}
{SubSpListDiv_6}
{SubSpListDiv_7}
{SubSpListDiv_8}
{SubSpListDiv_9}
{SubSpListDiv_10}
{SubSpListDiv_11}
{SubSpListDiv_12}
{SubSpListDiv_13}
{SubSpListDiv_14}
{SubSpListDiv_15}
{SubSpListDiv_16}
天津科技大学新闻网由党委宣传部主办 津教备0011号 津ICP备11001142号
Copyright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Email:xcb@tust.edu.cn